战报:伦敦佳士得“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”斩获1474亿元

在2019年伦敦二十世纪艺术周开始之前,佳士得刚发布了上一年度的销售报告,由于“洛克菲勒夫妇”珍藏等一系列重要拍品大获成功,佳士得在2018年取得了历年最高的艺术品拍卖成交额。

在世界政治、经济环境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,这样振奋人心的消息异常令人鼓舞,佳士得显然也想将这种势头延续下去,所以在2019年伦敦的第一场重要拍卖中,排出史无前例的豪华阵容——84件拍品,2.06亿至2.72亿英镑的总预估价值,是除纽约拍卖以外的最高单场估价。

来自美国的私人收藏(据彭博社最新消息,藏家是蒙特和尼尔华莱士兄弟,他们是普林斯顿大学的重要赞助人)专场是在“洛克菲勒”专拍成功后,在去年秋天由佳士得敲定的。其中包括莫奈(Claude Monet)、塞尚(Paul Cézanne)、梵高(Vincent van Gogh)及雷诺阿(Pierre-Auguste Renoir)等重要艺术家的21件作品,总估价近1亿英镑。

然而或许是过于乐观的情绪使本场作品的估价普遍偏高,在没有第三方担保的情况下上拍,最终仅有12件拍品成功出售,成交额为5055万英镑。

本场焦点拍品,莫奈晚期作品《垂柳与睡莲池》拍前估计为4000万英镑,却并未获得第三方担保。此件作品从2800万英镑起拍,主要由一位亚洲买家的电话委托与另一位欧洲买家的电线万英镑后,亚洲买家放弃加价,遗憾遭遇流拍。

在去年纽约佳士得的“洛克菲勒”专拍里,莫奈同期作品《绽放的睡莲》曾以8460万美元刷新拍卖纪录。此次在伦敦上拍的《垂柳与睡莲池》高达2米,是莫奈晚年绘制《睡莲全景》的草图之一,在过去近20年从未公开展览。或许是受新纪录的影响,《垂柳与睡莲池》的估价有些冒进,是欧洲地区最高的莫奈作品估价。在亚洲买家购入印象派作品越来越理性的当下,并未成功追涨。而同场另一件莫奈作品《鸢尾花》也同样遭遇流拍。

流拍的名单中还包括全场估价第三的梵高早期作品《束红发带的女孩:左侧面半身像》,自500万英镑起拍,仅至580万英镑便草草收场。

估价2000万英镑,全场第二高估价的塞尚作品《静物:桃与梨》以1850万英镑的落槌于场内女士涉险过关,加佣金为2120.3万英镑,为整晚最贵拍品。亚洲藏家亦有参与竞价,但并未成功竞得。这件颜色搭配和谐的静物画,见证塞尚将瞬间印象提炼成理想秩序的转型,是艺术家标志性静物画中最现代,最永恒的作品之一。完成后即由法国著名印象派画作藏家Ambroise Vollard购下,之后经历数次转手,过去40年从未登上拍卖场。

本场可圈可点的表现来自雷诺阿的《树林里的小径》。这是一件典型的印象主义作品,枫丹白露的翠绿枝叶布满整幅画布,小径上几乎隐身于植物中的细小人物,正是在欣赏壮丽自然景致的画家本人。藏家于1981年在拍卖中投得《树林里的小径》后,作品便从未公开展出。该作品当晚以500万起拍,经过现场买家的快速出价,以1269.1万英镑超估价成交。

德加(Edgar Degas)的《排练室的三位舞者》从50万英镑起拍,便引发了5位现场及电话买家的激烈争夺,这幅小巧如宝石般的画作,描绘了三位正在排练中芭蕾舞演员,被透过窗户的光线照亮,是德加最具标志性的作品。最终这件作品以417.87万英镑成交,超最低估价80万英镑近4倍。

本场另一批重要私人收藏作品来自加拿大有线电视台亿万富翁戴维·格雷厄姆(David Graham),他曾拥有西涅克(Paul Signac)的《日落港口(圣特罗佩)》,并已于2017年去世,此次拍卖所得将用作建立一家慈善基金会。6件作品中包括保罗·西涅克的《日落港口(圣特罗佩)》和古斯塔夫·卡勒波特(Gustave Caillebotte)《林间漫步》估价均在1000万英镑左右。被佳士得全球总裁彭凯南(Markku Pentikainen)热情地称为“西涅克最精妙作品”的《日落港口》不负众望,自1000万英镑起拍,被三位买家沉稳地加价至1700万英镑落槌于现场买家,其中亦有亚洲买家参与,但止步前一口,加佣金为1950万英镑,成功刷新了西涅克2007年140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。

保罗·西涅克《圣特罗佩日落时的港口,Opus 236》布面油画 65×81.3cm 1892年作 成交价:1950万英镑,刷新艺术家纪录

而结合了卡勒波特生涯两大主题——城市人物和林间风景的《林间漫步》以1666.3万英镑成交,刷新了卡勒波特2011年的拍卖纪录。这件既大胆又富有吸引力的“博物馆级”作品自完成次年后消失不见,直至1930年在巴黎重新出现,才被认定为真迹,有研究者推测,画中原型为艺术家和他的情人Charlotte Bertier。

1895年于挪威创作的魅力雪景《克里斯蒂安尼亚附近的峡湾边》以531.3万英镑成交;另一位市场常青树——毕加索本场4件作品全部顺利成交,其中高价为1942年所作的毕加索《公牛头骨》,以474.6万英镑成交。

最后的“超现实主义晚拍”虽然汇集了34件拍品,仅有2件未能成交,但其过程更像是马格利特(Rene Magritte)的个人表演。本场共呈现了7件马格利特不同时期的作品,全部成交并且表现不俗。马格利特在去年的纽约拍卖中大放异彩,其作品《快乐原则》更是以2630万美元刷新了拍卖纪录,是当下市场最受欢迎的“安全牌”之一,在本次伦敦艺术周中,苏富比和佳士得都选择了其作品作为主打,而市场也都给予了热情的回应。

本场估价最高的马格利特作品《寻常之处》创作于1964年,是当年四幅戴礼帽的肖像系列画作之一,这一系列最出名的作品是以青苹果掩面的作品《人子》(The Son of Man),曾于1998年现身纽约佳士得,加佣金最终539万美元成交,已成为马格利特的代表作之一。

此次估价1500-2500万英镑的《寻常之处》是4幅中唯一明确描绘了面容的作品,曾为东京富士美术馆的旧藏。“无论主题,稀有度和尺幅方面,”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副主席Olivier Camu说,“《寻常之处》都是当下市场中马格利特最具代表性的画作。”当晚这件作品以900万英镑起拍,1650万落槌于一位电线万英镑,仅次于《快乐原则》,为马格利特的第二高价。

艺术家创作于1961年的《音乐时刻》表现亮眼,以241.1万英镑成交,超估价50万英镑近4倍。这件同样来自艺术家晚期的拼贴作品聚焦了其生涯三个关键元素:烟斗、鸽子和音乐,彼时马格利特刚完成了对纸上作品技术的研究,《音乐时刻》就像艺术家毕生经营的广告设计招贴一样,呈现出规整的设计感。

除了聚焦于马格利特1960年代成熟期作品,近两年市场对其确立超现实主义风格的早期(1926-1938年)作品也表现出愈发强烈的兴趣。如创作于二战期间的《每天的面包》中如古代雕塑般的美女是和谐、希望的化身,这是当时人们可望不可即的愿望,马格利特以绘画的方式创造了一个可触知的现实。这件作品以337.1万英镑超估价成交。

而创作于1935-1937年间的作品《海岸构图》和《诗意的世界II》则是更加典型的超现实画作,且都有拍前过往。前者曾在2008年以129万美元成交,10年后价格翻了一倍,来到205.1万英镑。后者在2015年在纽约曾流拍于300万美元,此次以193.1万英镑成交,也找到了合适的价位。

虽然样本有限,但一个新的趋势是,前几年放手“买买买”的亚洲藏家开始变得谨慎和成熟起来,世界政治、经济的不确定性也正在渗入艺术市场的方方面面。而市场也将随之开始新一轮变化,并捕捉新的猎物。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之后,苏富比和佳士得还将在3月5日和6日举行当代艺术晚拍,届时还将有更多五花八门的重要拍品登台亮相,2019年的艺术市场最终将走向何方,就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