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队记者:利物浦现在最需要买的不再是后腰而是右后卫

2021年9月,在世预赛英格兰对阵安道尔的比赛中,英格兰队主教练索斯盖特让阿诺德踢了中场,实验在45分钟后被放弃。

克洛普当时质疑道:“为什么要让世界上最好的右后卫打中场?我不明白,就好像右后卫的位置没有其他位置重要一样。”

利物浦始于今年4月的这场复兴,是由阿诺德踢“边后腰”触发的,在克洛普的球队控球时,他被推上中场位置。

这是为了最大化利用他的技术,并在利物浦发起进攻时在中场多出一个人,这产生了令人振奋的影响。自从4月份对阵阿森纳开始这次战术转换以来,利物浦在24场英超比赛中唯一的失利,是在9月客场对阵热刺。

很明显,在上周日主场4-3击败富勒姆的比赛中,当克洛普在比赛最后半小时寻求逆转局面时,他让戈麦斯担任右后卫,并相信阿诺德能在6号位独当一面。

利物浦的副队长再也不用担心,要在无球时退回右后卫位置去履行防守职责了。他可以完全专注于在中路牵线搭桥,用他大范围的传球能力推动利物浦的进攻。

这意味着,他会更多处于可能直接威胁对方球门的位置——最终正是在那里,他在KOP看台面前的绝杀拿下了比赛,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在背靠背的英超比赛中进球。

克洛普在上个月联赛杯战胜伯恩茅斯的比赛中让阿诺德替补出场时,也尝试过类似的做法。在那场比赛中,他出场9分钟后就为努涅斯送出助攻,拿下了比赛。

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阿诺德在利物浦成为一名不折不扣的中场球员。这也是他自己最想踢的位置,很明显,中场也是他可以为利物浦带来最大影响力的地方。同时,中场也是他最近为英格兰队效力的地方,他知道只有在中场,他才最有可能与贝林厄姆、赖斯一起进入在明年夏天的欧洲杯阵容。

很多人说6号位是克洛普阵容中需要加强的一个位置。然而,无论是下个月还是明年夏天,购买一名成熟的右后卫,也许都将是更大的优先事项。

戈麦斯在打右后卫时还算可靠,但他在助攻上无法太多帮助到球队,当他被安排在中后卫位置时,他会显得更胜任和游刃有余。

人们对年轻的布拉德利(Conor Bradley)寄予厚望,上周欧联杯出场,是他自去年1月以来首次在利物浦亮相。这位20岁的北爱尔兰国脚,上赛季在英甲博尔顿流浪者队度过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租借期,但今夏的受伤阻碍了他的进步。现在他已经恢复健康,也签下了一份新合同,布拉德利能否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出场机会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

还有拉姆塞(Calvin Ramsay),自2022年从苏超阿伯丁队加盟以来,他一直受到伤病的困扰。这位同样20岁的苏格兰人在上周末为英冠球队普雷斯顿首发,这是他本赛季被租借后第一次首发,也是第二次出场。

在利物浦的右后卫位置拥有更具说服力的选择之前,让阿诺德彻底踢中场更可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但这种转变已经正在进行了,这在许多层面上都有好处。

根据Opta的数据,利物浦在英超联赛中的运动战传中次数逐季下降,从2019-20夺冠赛季场均17.66次的高位,下降到本赛季的10.71次。在同一时期,阿诺德在运动战的传中从场均6.74次下降到2.34次。

阿诺德的场均预期助攻数(xA)已从上赛季的0.28次、2021-22赛季的0.41次降至本赛季的0.20次。这可以解释为他更早参与进攻,而不是最后一传。

他最近说:“我最擅长的是成为一个在球场中央、控制比赛、控制节奏、创造、突破防线、将球向前推进的人。踢中场可以让我更多发挥、尽可能多地展示自己的技能。”

同样,这也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,阿诺德承认,作为一名真正的组织型后腰,他仍然需要充分学习这个位置的防守一面。当球队无球时,这个位置的操作是不同的,而选位是为后防线提供保护和阻止对方反击的关键。

对于适应这个角色,他足够年轻和聪明。以前在青年队他踢的就是这个位置,最近,他一直在研究布斯克茨和皮尔洛在巅峰时期的比赛集锦。

两年前,当索斯盖特突然让阿诺德担任中场时,克洛普的怀疑是正确的。当时,考虑到他那时所处的位置,这几乎没有什么意义。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